crb912
3/9/2021 - 12:05 PM

不要玫瑰

随便写写

网络上经常有人拿张爱玲的红玫瑰和白玫瑰做比喻,看得我云里雾里,我也去翻了她的原话,品一品: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致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粘在衣服上的一粒饭粒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

不知道她是不是和男人有什么过节,搞不好曾经被抛弃过,不然这话里怎么有一股怨妇的味道。“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这事儿和性别没关系,女人这么做的也多了去了,不能光骂男人。

这事儿就好像期中考试,班级不及格的同学明明一大堆,教导主任非挑着几个看不顺眼的骂,也别怪我们几个差生心里不平衡。

查了她的资料,有一段婚姻只有两年,是谁抛弃谁,这也说不好。 那张小姐可能还不是教导主任,搞不好她也是一个不及格的学生。五十步笑百步,逻辑上是没问题的,倘若是一百步笑一百步,那就显得很好笑了。😂

再者说,怎么有会有男人只要白玫瑰和红玫瑰?反正我,当然是全都想要...最好有几千几百个女人,这样每天可以和不同的漂亮女人睡觉,这是我的愿望,也可能是每个男人内心深处的愿望。

他们不敢说出来,我帮他们说。别的男人都不会承认,但是我承认,我内心深处确实会有这么贪婪的想法。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把每天能和不同女人睡觉当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那我就和王小波笔下的国营农场里的种猪没区别了。

为了区分自己是人,而不是种猪,所以人生的主要目标还得是工作。既然主要目标是工作,那就不能要太多女人,否则会分心。

这么说来,女人也不是非要不可的。如果人生非得要有女人才能圆满的话,那我最多只要一个就够了,多了我也顾不过来。

我与别人不同,我既不想要白玫瑰,也不要红玫瑰,更不要白月光和朱砂痣。如果我要的话,就要一个看完电影可以一起牵手回家的人,一起商量着晚上做什么菜比较好吃,一起睡觉和各种姿势做爱。

这样的想法算不得奢望,全凭运气。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也会争取,没有就算了。毕竟人的一生,只有工作是大头,旁的都只能算锦上添花。一个男的,工作都做不好,“锦”都没了,花也添不上去。

每当我有这种念想,就会有些人拿一句话去反驳我,他们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成功的女人”。这话也许没错。但是你得先得成为“成功的男人”,才能拥有一个“成功的女人”,这是有逻辑先后关系的;不可能是说,你一个废柴男人等一个“成功的女人”带你慢慢走向成功。后者怎么都像是一个吃软饭的想法。

虽然医生也跟我说过,让我多吃软饭,这样对胃和牙齿比较好。但是我照了下镜子,感觉吃软饭这份工作对我来说不太稳妥,有点勉强。既然如此,我就只能自己一步一个脚印了。

2020-03-01 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