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b912
3/9/2021 - 12:13 PM

不在使用社交软件

编程相关

从过去的一段消极的状态走出来之后,我觉得对我而言: 我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所在,我一切存在的价值都在于保持自己的个性而不被同化

然而,在填补这漫长的人生旅途,光有特立独行是不够的,我还要有一份工作。 这就要求我去寻找这样的一件事,它足以复杂到让自己去消磨人生的大半时光,它必须让我时时痛苦不已。 一方面,只有足够痛苦才会需要费尽全力方可以战胜;另一方面,当我从这份痛苦中走出来,就能获得巨大的快乐。

出于偶然的机会,我找到这件事。也就是2016年,临近学校毕业。总算结束了浑浑噩噩百无聊赖的学校生涯, 开始学习编程,我那时只是想找份可以不那么复杂的工作。 因为编程,不需要与人打交道。在我的想法里,人总是比机器要更复杂的。比如,现代的人工智能AI,如今看起来还像智障那么蠢, 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人脑的神经网络远比目前世界上任何计算机系统都要复杂(机器要想实现真正的智能,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这道路漫长到看不到尽头)。 我从事这份编程工作,是因为我喜欢简单。这听起来像是逃避自己的社会属性,如果真要这么说的话,我也认同。

在后来,我发现这件事还充满了一些乐趣。我可以不断调试和测试自己的代码,当它们成功的输出自己想要的结果时,那时,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手工艺人。 当自己打造的手工艺品完整的呈现在自己眼前,快乐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上班就只是上班而已,等刚开始工作的激情和兴奋退去之后,就会发现:写无聊的代码也很枯燥, 我做的事情和所有人的工作都一样地那么无聊乏味。但是如果能从这份乏味中脱离出来,尽可能让自己的兴趣走得更远,但凡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不会放弃。

在我的观念里,谋生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在能养活自己之后,就去寻找兴趣所在。 在追寻兴趣的道路上,痛苦如影随形,最痛苦的部分莫过于要能长久地专心致志从事研究和学习。因为人对知识的渴望,不像于像对食物和性一样出于本能。 而身处在这个商业上有利可图的领域,不学习很快就会落后;保持很好的专注力,不被手机和其它外界信息分心,就显得尤为重要。

Google的一位专家彼得·诺维格(Peter Norvig)在他的主页文章里写道,“要学习至少6门编程语言 ”。 而我差得很远,好在我还年轻,比他小几十岁,而且我的头发也够;Knuth说,“自1990年1月1日起,我就一直快乐无忧,从那时起,我不再使用email”。见贤思齐,我做不到连电子邮件和一些网站或论坛也不使用。但是为了保持专注,因此我会尽可能不使用任何社交软件。这是我以后会做到的。

出于这样一个现实的理由,我决定不再使用社交软件。然而还有一个精神和思想上的因素,卡尔维诺说出了我的心声:

为了与他人真正在一起,唯一的出路是与他人相疏离,他在生命的每时每刻都顽固地为他自己和为他人坚持那种不方便的 特立独行和离群索居。这就是他作为诗人、探险者、革命者的乐趣。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贪婪的人,所谓贪婪,就是什么都想要,却又什么都不愿意放弃。想要达到某些方面的成就,就必须在相反的方面在某些牺牲。 我想,我的牺牲是值得的。

2021-02-24